東之寶易學命理電腦網站:梅花易數六十四卦•黃大仙一百靈簽•十二生肖流年運程•八卦骰占卜六合彩號碼玄機圖鑑•八字天機命盤•變通十星解說•命盤分析報告書 •八字命書!(蝸居藏日月,斗室納乾坤,一網通寰宇,天涯咫尺間!)
東之寶主頁 打字部網頁 郵購書籍

黃大仙靈簽

網上商店

聯絡我們
 

劉心易老師經典文章

兔、 龍、蛇、馬年港運卦理玄機

香港不死,鳯凰浴火重生
 

1999兔年港運卦理玄機(發表日期1998年9月)

2000龍年港運卦理玄機(發表日期1999年9月)

2001蛇年港運卦理玄機(發表日期2000年9月)

2002馬年港運卦理玄機(發表日期2001年9月)

 

1999兔年港運卦理玄機:

 

「一得西南女,門庭日漸榮,園林桃李發,門外二山青。」

以上這首詩訣,是六十四卦「澤山咸」的詩訣,而一九九八年所行的就是澤山咸卦,這詩訣在上年已在本書刊登出來,並曾在卦理詩訣中,推算戊寅虎年女性貴人抬頭,掌握政治經濟命脈,果然,一九九八年香港特別行政區第一屆立法會選舉,大部份女性參選人得到選民支持,取得議席,而立法會主席更由女性擔任,起了半邊天,而政府高層亦以女性為首,承擔香港政治經濟重責,帶領全港市民渡過經濟不景,人心浮動的時刻。

邵康節先生,生於九百多年前,但所寫下的極經世卦及其詩訣,以六十四卦演繹世運、國運、及個人命運,奇準無比,根本就是驚世的預言!

『邵康節梅花易數◇鐵版神數流年運程』出版至今,已踏入第六個年頭,一直是以「梅花易數」及「皇極經世卦」批算香港及十二生肖者的流年流月運程,若是應驗,乃是邵康節先生所創的術數靈準,若不應驗,則是心易學藝未精,卦理不通罷了!

今年,己卯兔年,行的是「火山旅」卦,其詩訣有云:

「羇人失所已多時,未見羊猴未見歸,柱石貴人頭帶斗,星回斗柄從光煇。」

此詩訣字埵瘨○z露香港目前正身陷困境,運有阻滯,暫難克服,必須耐心等待,因為要等到羊年(二○○三年)、猴年(二○○四年)始能全面復甦,回復昔日光輝,這幾年,將有柱石貴人帶領我們步過逆境,「柱石」二字,玄機隱現,應在何人身上?是否他們為民請命,監督政府改善民生,令到小民市在這幾年逆境中得以安身立命?玄機秘奧,能意會不宜言傳,我們以樂觀心情面對之,持盈保泰,拭目以待,且看天機運轉!

劉心易寫於戊寅年鄉間祖屋

 

 

2000龍年港運卦理玄機:

 

二○○○年,庚辰龍年,值年卦是「雷山小過」,其詩訣有云:
「子午年中喜,逢豬先立根,鹿從天上至,二象滿門闌。」
現以香港為「體」,詩訣為「用」,以破譯詩訣奧秘。香港在牛、虎、兔年,連續三年經濟萎縮,特區政府雖云盡力救市,但外憂內患,不禁有點進退失據,經濟難愈,雖有不少國際經濟專家獻策,但愈弄愈糟,民心虛怯,香港何去何從?港人如何自處?既然實用科學不能紓危解困,且看這首由 邵康節先生所述的詩訣有否啟示!

「子午」相沖本為凶,主香港龍年經濟仍會十分呆滯,必須「沖」出生機,死中求活,否則經濟祇會慢慢陰乾!港商不知投資那種行業方為有利,為求自保,祇有不作投資,經濟難免一池死水,政府托樓價(土之行業)及買股票(金之行業),又云發展高科技工業,其實是捉錯用神,數十年來,香港由製造業帶動經濟起飛,後工業北移,轉型服務性行業,近年來祇靠金融地產炒賣支持,樓價急升,造成泡沫經濟,所以不能抗衡一場金融風暴。

製造業已在國內落地生根,難以回歸,而國際金融地位日漸褪色,樓價亦難以再大升,現在香港如何生財?最急切發展的是甚麼行業?

「五行」行業之中,應是屬「水」行業,逢「豬」先立根,豬為亥水,就是扶植水之行業,立下根基,「水」之行業包括:旅遊(政府與外資合作,興建和路迪士尼樂園,以吸引遊客,而和路迪士尼代表吉祥物:米奇老鼠,鼠為子,屬水,水之行業也,甚應天機)、運輸、玩具、酒店、航運、飲食業、水族館(海洋公園)、錄像、夜總會等等,這些皆為娛樂服務行業,意思即是說要香港成為全球旅遊中心、娛樂中心及消費中心!

特區政府應大力扶助屬水的行業,如:興建有香港特色的旅遊景點、小食街、食肆等、扶助失業者創業如:減免牌費、排污費等,少干預,多支援,實務實幹,所得更多。

香港經濟發展重新定位,撥亂反正,必然生復茂,引得「鹿」從天上至,即是說外資將會重臨。「二象」者,老陰與少陽,母子也,亦代表中國與香港,香港為中國門戶,吸引外國遊客或世界資金,兩者相輔相承,到時萬邦雲集,自可門庭吉慶。

劉心易寫於己卯年鄉間祖屋

 

2001蛇年港運卦理玄機:

 

二○○一年,辛巳年,值年卦「風山漸」,其上爻詩訣有云:

「鴻漸雲逵陸,蟠桃結成,流芳當舊舉,儀吉女歸貞。」

現以香港為「體」,詩訣為用」,以破譯詩訣奧秘。香港經歷了亞洲金融風暴後,「金」「土」行業盛況已一去不返!香港商人資金苦無出路,但隨著科技發達,電腦普及,互聯網應運而生,遂起科技興港的念頭,但電子媒介實為「火」之行業,不應天機,故在「龍年運程」中,已勸喻讀者應從事「水」之行業!

可惜,科技網絡熱潮湧至,無數商家將資金投進網絡之中,更有人以「科技」為名,「財技」為實,上市集資,而市民亦趨之若騖,隨著科技股泡沫爆破,富貴夢醒!其實,這是一記當頭棒喝, 振聾啟瞶,祇要香港經濟朝著「水」之行業進軍,則如鴻棲於木,漸入佳境,且看這首由 邵康節先生所述的詩訣有否啟示!

「鴻」者,水鳥也,在空中徘徊飛旋,想棲息覓食,漸漸,牠找到飛往陸地的航線,隱喻「香港」在蛇年已找到了發展經濟的路向; 「水」之行業(包括:旅遊、運輸、玩具、酒店、航運、飲食業、水族館、錄像、夜總會等),因為這旅遊、娛樂及服務行業,能夠吸引外資,可收即時效益,故此,特區政府應集中資源,注重環保,保留富有香港特色旅遊景點,鼓勵香港商人投資旅遊業,主動向海外宣傳,到時「蟠桃」結成,碩果自生。

另一方面,北上消費成風,特區政府亦應大力發展本地娛樂消費事業,鼓勵創業,如減免牌費、排污費、少干預,多支持,令到經營成本降低,收費下調,增加競爭能力,而市民亦應收拾不勞而 獲,一朝暴富的炒賣心態,實務實幹,努將「舊經濟」各行各業素質提升,讓香港回復昔日光輝,天堂美譽,再次「流芳」,除可令遊客聞風而至外,亦吸引市民留港消費,可謂「儀吉女歸貞」,在刺激內部需求下,自可百業復茂,殷殷向榮!

劉心易寫於庚辰年鄉間祖屋

 

 

2002馬年港運卦理玄機:

 

二○○二年,壬午馬年,值年卦是「水山蹇」,其初爻詩訣云:

「岸畔水深船易落,徑荒苔險路難行,蛇行自有通津路,目下幽窗日未明。」

現以香港為「體」,詩訣為「用」,以破譯詩訣奧秘,在「龍年運程」及「蛇年運程」書中,在下再三強調,能夠挽救香港經濟的,是「水」之行業,幸而特區政府已領悟當中要義,集中資源向世界宣傳香港的旅遊業,故遊客人數連續趨升,外匯收益甚豐,不過,香港經濟仍是虛浮,我們研究一個人的命理,都知道是看其八字的五行,看看是否平衡,是平衡則視之為好命,一個地區是否繁榮,亦是看它們經濟五行是否平衡!香港十多年過渡期,港英政府一直沒有理會製造業的發展,祇採取高地價政策,九七年之前,「金」「土」行業炒賣成風,令到整個社會風氣扭曲,忽視生產,本來聰明勤儉,刻苦耐勞的香港人變得不思進取,不重視汲取知識,盲目將經濟資源投資在物業及股票市場上,投機被視為正常的商業活動,樓價和股價g升被視為經濟繁榮的象徵,祇旺「金」「土」之行業,形成了泡沫經濟,五行之氣嚴重失調!

本來「土」是十分柔順而穩定,厚德載萬物,植物生長其上,各種各樣生物都有裹腹之糧,一分耕耘,一分收穫,但「土」變成了「金」,一齊便變得不同了!在遠古的冰河時期,「金」其實就是萬載玄冰,試想想,當無垠的土地上竟讓冰雪覆蓋,植物不能生長,生機幾絕,而古人類必須在惡劣環境下狩獵其他動物裹腹,當時漫天冰雪,不見寸土,最堅硬的不是石頭,而是玄冰(金),他們祇有拿戎冰作為武器,四出掠奪殺戮其他動物,甚至同類相殘,但玄冰雖是堅硬無比,若遇到太陽,即時溶解,化為水滴,便會遭動物反噬,故「金」看似堅強鋒利,其實暗藏凶險! 故此,當樓房不再作為安身立命之所,而是進行了炒賣,則「土」之行業,立時變成「金」之行業,當中凶險,大起大跌,大成大敗,可想而知!

九七年的金融風暴,樓股齊瀉,有很多人埋怨特區政府,其實這是應了盛極而衰的天意,我們研究術數的人,對香港經濟看法與一般人有別,金土之氣旺極的泡沫穿了,其實就是一記當頭棒喝,振聾啟瞶,這幾年來香港雖是百業蕭條,但亦刺激了機靈多變香港人的活力,重新將資源放在自己的行業上,實務實幹,令到香港經濟踏上了正軌!

但香港經過十多年獨旺「金」「土」行業,其實各行各業都出現了人才斷層,難與世界各地精英競逐,經濟復甦初期,其實最急需的不是「資金」而是是「人才」,人才需時培養,難以一蹴而就,故引入外地人才來港,是權宜之計策,雖對本地人才造成衝,但祇要香港經濟趨向健康發展,應能創造更多就業機會,本地學子,汲收人才所長,更為得益,如詩訣所云:「岸畔水深船易落」,水要夠深,船隻才能容易泊岸,更要有容人之量,廣納天下人才為我(香港)用,否則故步自封,必是「徑荒苔險路難行」,故寄望社會各界人士,以廣大包容之心,切勿排外,拒人(才)於千里之外!

詩訣玄機,甚為奧妙,特區政府就在「蛇」年推出了輸入內地專才的方案,正是:「蛇行自有通津路」,雖然初期受到社會勞工團體的非議,但香港人皆是明白事理,權衡利害,自會接受,但勿側重金及火的行業人才,必須五行兼顧,否則祇會窒礙各行各業發展,不過,香港經濟大病初癒,正值培元養氣,市民未感即時得益,生活略感艱苦,「目下幽窗日未明」正是現今香港經濟狀況的寫照,但勿氣餒,因未來兩年(羊、猴)香港經濟再趨蓬勃,正了兔年詩訣所示:未見羊猴未見歸,屆時星回斗柄,再展光輝!

詩訣中的卦理玄機,深不可測,在下姑妄解之,讀者姑妄聞之,夫我們學術數者,深信世上萬事萬物皆已注定,按既定軌跡而行,成敗得失,早有定數,實在不必過於介懷,祇要凡事盡了本份,勝負聽天由命,自可心安理得,淡然處之。

劉心易寫於辛年鄉間祖屋

 

 回首行